建筑垃圾给郑州带来的城市伤痛

来源:大河报 编辑:xuanzhi 时间:2013-11-01 11:13
标签:

郑州 建筑 城市

尘土弥漫之间,挖掘机铁臂伸向一座楼宇,扒下一大块连带着钢筋的水泥;工地之上,拆除下的废砖烂瓦散落一地……一段时间之后,拆除时的杂乱不见了,一座座新的楼宇在原址上拔地而起——这种场景经常出现在郑州的某时某地。而那些曾经被拆除的和用剩的砖石、渣土最终都去了哪里?那些堆积如山的建筑垃圾最后都消失在何方?

  郑州,一个日新月异的城市,有人说郑州市是一个大型的建筑工地,的确。

  尘土弥漫之间,挖掘机铁臂伸向一座楼宇,扒下一大块连带着钢筋的水泥;工地之上,拆除下的废砖烂瓦散落一地……一段时间之后,拆除时的杂乱不见了,一座座新的楼宇在原址上拔地而起——这种场景经常出现在郑州的某时某地。而那些曾经被拆除的和用剩的砖石、渣土最终都去了哪里?那些堆积如山的建筑垃圾最后都消失在何方?

  “只要有闲置不用的空地,很快就会成为建筑垃圾的堆放处。”郑州市城管局固体废弃物处置管理处负责人何书勤道出那些垃圾神秘的去向。

  每天午夜,疯狂奔跑在市区路上的垃圾车为市民所诟病,在这轰鸣疯跑的垃圾车背后,是日渐逼近的“垃圾围城”之痛。

  “垃圾围城”是每一个城市所必经的发展并发症,比如北京、广州等。如今,郑州也正面临这样的城市之伤。从10月26日到31日,记者通过5天6夜的采访为你揭开“垃圾围城”的前因后果。

  【现状】

  只要有闲置不用的空地,很快就会成建筑垃圾的堆放处

  地址:东风东路和中州大道交叉口

  几个月前,随着城中村的改造,常寨村原先密集的民宅成了“废墟”。拆除后的城中村,堆积着如山似的建筑垃圾。而从常寨走到不远处的东风东路和中州大道交叉口附近,就可看到多年前因郑东新区的开发建设,囤积有五六层楼的建筑废墟至今仍“巍然屹立”,未及时清除。由此向北,中州大道东侧50米外全是蔓延的建筑垃圾堆,与路旁风景如画的绿化带显得格格不入。

  地址:107辅道姚桥乡姚店堤村的公路南、北两侧

  不管是在连霍高速北侧的杨金路还是高新技术开发区水牛张村,抑或是在文化路北段的杲村,不时可看到村子被拆后遗留在现场的垃圾堆。村民牛先生说:“这些都是合村并城拆迁后留下的废墟。这么多建筑垃圾往哪运啊?”

  在107辅道姚桥乡姚店堤村的公路南、北两侧,姚店堤4个自然村刚被拆迁,满眼都是大堆的建筑垃圾。在路边,记者采访了两位该村村民:“这些垃圾怎么处理?”一女村民说:“人还没有安置好哩,谁还管垃圾往哪里清理呀。”

  业内人士:“只要有闲置不用的空地,很快就会成建筑垃圾的堆放处。”郑州市城管局固体废弃物处置管理处负责人何书勤表示,随着近郊沟壑被填满,倾倒点越来越远,垃圾车开始将垃圾随意倾倒到路边和城区闲置的空地。

  【走访】

  黄河成为建筑垃圾倾倒的“新天地”

  每晚轰隆隆,满载建筑垃圾和土方的垃圾车都驶向了哪里?三天内,记者三次来到北郊刚拆迁的郑州市京水村。该村占地1800多亩,有20个村民组1600户左右。拆迁现场,灰尘飞扬,满眼都是建筑垃圾,一眼望不到头。

  10月29日下午,记者在京水村调查时,村民李先生对记者“实话实说”:“这些垃圾被个人承包了,一方20块,谁拉谁受益。这四周没有沟壑和废弃鱼塘可倒垃圾的地方,最近的地方是运到荥阳市的贾峪,来回近百公里,拉一趟连油钱都顾不住。一到晚上9点以后,最少有五六十辆垃圾车排成队往黄河滩里运,不信你们晚上过来看看。”

  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沿黄河南大堤来到通往原阳县的浮桥。刚下大堤,西侧一鱼塘的北半部已被建筑垃圾填埋了一半,上面是刚覆盖的一层黄土。在浮桥南段西部,水中露出的全是建筑垃圾。黄河风景游览区东保合寨4号坝控导工程处向东约4公里,在河边的巡井路边,不时会看到有整车倾倒的建筑垃圾。在南裹头附近停靠的渔船旁,也填埋着成堆的建筑垃圾,被水冲后裸露在外……

  业内人士:“以前只是听说他们把建筑垃圾倾倒到近郊沟壑和废弃鱼塘,现在,他们竟然把建筑垃圾倾倒到黄河,让人难以接受。这不但阻塞河道改变冲刷流向,还会污染河道,后果不堪设想。”惠金河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郑州黄河南裹头堆满建筑垃圾

  【问题】

  建筑垃圾所带来的城市伤痛

  消除垃圾 耗资过亿

  也许很多人还记得,2012年,龙湖开挖前,“疯狂”的垃圾车曾在上面肆虐,倾倒下一车车建筑垃圾和土方。据当时测算,东区内由于历史原因积存的建筑垃圾、土方和渣土已达3000多万立方米。事后,清运这些建筑垃圾,政府耗费超过2亿元。

  记者了解到,前段时间,郑东新区一政府地块开发前就被倾倒了大量的建筑垃圾,为清理这些建筑垃圾,耗资超过千万。对此,郑州市城管局副局长宋长德直言不讳地指出,“清了又倒,倒了又清”,建筑垃圾来回“搬家”,这种恶性循环必须制止。

  未经处理直接填埋造成环境污染

  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门楼村前的沟壑,正在被垃圾车运来的建筑垃圾一点点填平。而郑东新区高铁沿线旁的废弃鱼塘,也在建筑垃圾的堆积下被慢慢填满。

  “目前大部分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直接填埋,或者在沟沟坎坎倾倒。这不但需耗用大量的土地,同时清运过程中产生的遗撒和粉尘、灰沙飞扬等问题还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土壤污染,诸多问题都不容忽视。”中国城市环卫协会建筑垃圾管理与资源化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陈家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尴尬】

  “产量”惊人,正规消纳点难觅

  去年办证运输的总量在1000多万方

  而仅有的消纳点只能“吞下”100万方

  老旧建筑倒下,新的高楼拔地而起,在城市化步伐加速的今天,这已经成为最平常不过的景象。但,城市日新月异的背后,却是建筑垃圾围城的另一幅景象。

  这一点,在郑州愈发凸显。

  据记者了解,如今的郑州,城中村改造、合村并城、市场外迁、地铁及市政交通建设集中开工,拆迁后产生的建筑垃圾量非常惊人。

  “仅陇海路征迁和金水路西延工程的征迁面积就达近70万平米。”郑州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这还不包括郑州今年的12个城中村改造和38个合村并城项目,“这几年,郑州每年城中村的拆迁面积都超过1000万平方米。”

  据郑州市城管局固体废弃物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据统计,去年,郑州市到他们这里办证运输的建筑垃圾拆迁总量在1000多万方,但这些数据统计不包括港区、高新区、郑东新区,也不包括三环以外产生建筑垃圾以及城中村改造的建筑垃圾。建筑垃圾中除了一部分作为渣土等回填和资源化利用外,有50%~60%被直接卸到郊外的沟壑中。

  陈家珑副主任向记者透露了一组有关郑州的数据,让人吃惊。据他介绍,2012年,郑州市拆迁总量为9500万平方米,“按照这个数据,郑州每年产生的建筑垃圾量惊人”。

  如此巨量的建筑垃圾,是否有规范的消纳点呢?答案是没有。

  记者从郑州市城管局了解到,目前郑州市没有政府管理和指定的建筑垃圾消纳点,仅有4处还为私人投资开办,且分布不均,均集中在郑州市的西部和南部,如侯寨、新郑龙湖附近等地,多为天然沟壑。而实际上,这4处消纳点的容量也有限,总容量仅100万方,而这与郑州每年产生的巨量建筑垃圾相比仅是“毛毛雨”。

  “比如,从郑东新区或金水区跑到那些消纳点来回近百里,而且还要缴纳数额不等的进场费。恶性竞争本来就使垃圾清运价格很低,装卸费、油料价格现在又这么贵,清运车主咋愿意把垃圾运到消纳点呢?”郑州市建筑垃圾行业清运协会副会长丁秋玉说,这样一些垃圾清运车因逐利行为往往将建筑垃圾随意倾倒,引发诸多问题。

  【调查】

  郑州市区每天千余吨建筑垃圾无处填埋

  相关环节乱象致使随意倾倒问题屡禁不绝

  采访时,郑州市城管执法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按规定,建筑垃圾必须在指定的处理场所进行处理。但现实情况是,市区内每天有千余吨建筑垃圾都无处填埋,随意倾倒问题屡禁不绝,仅大货车偷卸建筑垃圾一项,各区城管环卫部门每天付出的运输费就高达5万元。

  由于建筑垃圾运输的门槛较低,大量运输企业或个人纷纷拥入这一市场,冲击了正规企业的合理利润。“为了有利润,我们也没办法啊。”谈到运输车超载和偷倒建筑垃圾问题时,一运输企业负责人颇为无奈。

  据市城管部门统计,目前在郑州登记注册的建筑渣土运输车辆有1700辆,而体制外的黑车有400多辆。“我们统计的黑车多是三环以内的数量,实际上黑车数量远不止这些。”郑州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目前,郑州建筑渣土运输没有统一的市场定价标准,基本上是建设单位与运输单位自行协商确定。建设单位为节约成本不断压低价格,而运输企业为了经济利益不断低价“揽活儿”,造成恶性竞争。其中,运输过程中的“多拉快跑”,则导致了车辆超载、遗撒污染道路,偷倒乱倒现象日益突出。“我们去外地考察,西安每清运一立方米的建筑垃圾要七八十元,而郑州仅为二三十元。有些黑车接私活,连七八元都敢干。这么低的价格,他只能私拉乱倒,省时又省力,垃圾处理费还能装进自己的腰包,很‘实惠’。”丁秋玉表示。

  记者了解到,清运建筑垃圾唯一需要办理的双向登记卡,经备案的正规公司可向市城管局申办;未经备案的清运公司或个人承包后,甚至连双向登记卡也不去申办。多拉快跑,成了一些清运公司牟利的主要手段。

  分析起郑州市目前建筑垃圾清运市场的现状,宋长德副局长说,从目前来看,必须从源头上来控制建筑垃圾的运输、管理,而不能靠被动执法。管好建筑垃圾包括诸多环节,源头是建设拆迁施工单位,途中是运输单位,末端是消纳处置场所,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不行,其管理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需要整套的顶层设计。

  “我认为郑州可借鉴外地经验实施建筑垃圾处置‘三联单’制度,由开发商把垃圾清运费和处置费打到财政专用账户,清运垃圾由开发商招标,政府不予干涉;然后由城管局监管办证,清运结束最后由开发商、清运方和建筑垃圾消纳场所共同结算。如中间部分垃圾没运到消纳场所,不予结算这一部分。”宋长德说,另外他还希望尽快出台《郑州垃圾清运管理办法》,使建筑垃圾管理“有法可依”。

  【途径】

  强制与市场结合才是“根本”

  郑州已有两家企业探索建筑垃圾的综合利用

  政策层面上,《城市建筑垃圾管理规定》第四条规定:“建筑垃圾处置实行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和谁产生、谁承担处置责任的原则。国家鼓励建筑垃圾综合利用,鼓励建设单位、施工单位优先采用建筑垃圾综合利用产品”。

  然而在市场上,劣币再次驱逐良币。

  开发商出于工期和成本考虑,往往将建筑垃圾清理工作交由清运公司,而清运车辆为了节省“进场”费用、节约运输成本、多赚“趟次”,渣土车司机们往往钻空子,随意在路旁、桥下、郊区等地倾倒垃圾。有数据表明,我国建筑废弃物资源化率不足5%,而欧盟国家每年资源化率超过90%,韩国、日本建筑废弃物资源化率已经达到98%。

  据了解,实际上郑州已有企业在致力于建筑垃圾的综合利用,如河南盛天环保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下称河南盛天)和郑州高新区的佳正公司,一个用建筑垃圾做广场砖,一个利用建筑垃圾做隔墙板,效果都不错。“目前,我们年利用建筑垃圾在二三百万方,正在扩大生产。实施中,我们也会遇到一些问题,如有时会出现原料匮乏,因为距离稍远,不少垃圾车不愿将建筑垃圾运过来,另外还需一些政策方面的支持。”盛天环保董事长樊斌表示。

  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城市建设处有关负责人介绍说,许昌市是我省首家引进建筑垃圾循环利用系统的城市,该市通过建筑垃圾市场准入和特许经营较好实现了建筑垃圾管理及综合利用。目前,其城市建筑垃圾循环再利用率达90%。为此,住建部在许昌特意召开了全国建筑垃圾资源利用与处理培训班, “我觉得,郑州可以借鉴许昌、邯郸等建筑垃圾综合利用方面的经验,更好处置建筑垃圾。”

  “建筑垃圾资源化再利用应该是我国今后发展的方向,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陈家珑表示,国外成功的经验是法律的强制力量与市场相结合。在国内,要实现建筑垃圾处置产业化,政府应在垃圾来源、市场出口以及中间环节用地等方面,给予支持,如此产业链才能打通,实现真正产业化。